天津快乐10分近500期走势图
首頁 > 理論研究 > 文章 > 2016年—2020年 >
新疆反恐與去極端化斗爭是保障人權的正義之舉

2019-03-19 09:03:43   來源:人民日報   
  恐怖主義和極端主義是人類文明的公敵,也是國際社會共同的敵人。打擊恐怖主義和去極端化既是世界性問題,也是世界性難題。近年來,新疆在中央政府的領導下,在借鑒吸收國際社會反恐經驗的基礎上,堅持從實際出發,積極探索依法打擊防范恐怖主義和極端主義的有效路徑。新疆堅持“一手抓打擊、一手抓預防”,既依法嚴厲打擊暴力恐怖犯罪,又重視開展源頭治理,通過著力改善民生、加強法制宣傳教育、依法設立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進行幫扶教育等多種方式,最大限度保障公民的基本人權免遭恐怖主義和極端主義侵害。由于有效采取了預防性反恐措施,新疆社會環境發生了明顯變化,呈現出大局穩定、形勢可控、趨勢向好的態勢,已連續兩年多未發生暴力恐怖案件,極端主義滲透得到有效遏制,社會治安狀況明顯好轉,各族群眾安全感顯著增強。但恰在新疆形勢好轉,暴恐活動得到有效遏制時,美國等西方國家的一些人士卻大搞雙重標準,無端指責新疆反對恐怖主義和極端主義的一些舉措是“侵犯人權”。在此有必要用事實揭穿恐怖主義和極端主義的真實圖謀,讓世人正確認識新疆反恐怖主義與去極端化斗爭的正當性。
 
  新疆自古就是中國領土的歷史事實粉碎了民族分裂主義的圖謀。民族分裂勢力企圖混淆視聽,并妄圖把新疆從中國分裂出去,但新疆自古就是中國領土,新疆地區始終在中國統一多民族國家格局下發展。公元前60年,西漢在新疆地區設立西域都護府,標志著新疆地區正式納入中國版圖。唐代先后設置安西大都護府和北庭大都護府統轄天山南北。元代設北庭都元帥府、宣慰司等管理軍政事務,加強了對西域的管轄。清朝對新疆地區實行了更加系統的治理政策,1762年設立伊犁將軍,實行軍政合一的軍府體制,1884年在新疆地區建省。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新疆和平解放。1955年成立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新疆進入了歷史上最好的繁榮發展時期。盡管新疆地區歷史上曾經出現過一些王朝、汗國,但它們都是中國疆域內的地方政權形式,都是中國的一部分,從來不是獨立國家。新疆是中國領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不容置疑,民族分裂主義的主張顯然毫無歷史根據。
 
  新疆地區歷來是多民族聚居地區的歷史事實痛斥了民族分裂主義和宗教極端主義揚言維吾爾人是新疆唯一的“主人”的荒謬觀點。民族分裂主義和宗教極端主義否認中國各民族共同締造偉大祖國的歷史,但從古至今,新疆地區一直生活著很多民族,各民族遷徙往來頻繁。每個歷史時期都有不同民族的大量人口進出新疆地區,都是新疆的共同開拓者。新疆地區既是新疆各民族的家園,更是中華民族共同家園的組成部分。最早開發新疆的是春秋戰國時期生活在天山南北的塞人、月氏人、龜茲人、疏勒人等,秦漢時期有匈奴人、漢人、羌人,魏晉南北朝時期有鮮卑、柔然、高車等,隋唐時期有突厥、吐蕃、回紇,宋遼金時期有契丹,元明清時期有蒙古、女真、黨項、哈薩克、滿等。至19世紀末,13個主要民族定居新疆,形成維吾爾族人口居多、多民族聚居分布的格局。如果說,新疆歷史進程是一個大舞臺,那么,很多民族都在這個舞臺上扮演過主角,所謂的維吾爾人是新疆唯一“主人”的觀點極其荒謬。
 
  維吾爾族是經過長期遷徙、民族融合形成的,并非突厥人后裔這一歷史事實沉重打擊了分裂分子和宗教極端分子的“泛突厥主義”。“泛突厥主義”鼓噪所有操突厥語和信奉伊斯蘭教的民族聯合建立“政教合一”的“東突厥斯坦”國家,但歷史表明:維吾爾族先民的主體是隋唐時期生活在蒙古高原的回紇人。840年,回鶻汗國被攻破,回鶻人除一部分遷入內地同漢人融合外,其余分為三支:一支遷往吐魯番盆地和今天的吉木薩爾地區,建立了高昌回鶻王國;一支遷往河西走廊,與當地諸族交往融合,形成裕固族;一支遷往帕米爾以西,分布在中亞至今喀什一帶,與葛邏祿、樣磨等部族一起建立了喀喇汗王朝,并相繼融合了吐魯番盆地的漢人、塔里木盆地的焉耆人、龜茲人、于闐人、疏勒人等,構成了近代維吾爾族的主體。這表明維吾爾族在唐代是從蒙古高原上逐漸遷徙到西域的。
 
  新疆地區各民族文化是中華文化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的史實戳穿了宗教極端主義割裂中華文化與新疆各民族文化聯系的企圖。考古證實,早在先秦時期,新疆地區就與中原地區展開了密切交流。西漢統一新疆地區后,漢語成為當地官府文書中的通用語之一,中原地區的農業生產技術、禮儀制度、書籍、音樂舞蹈等在新疆地區廣泛傳播。與此同時,琵琶、羌笛等樂器也由新疆地區或者通過新疆地區傳入中原地區,對中原地區音樂產生了重大影響。中華文化寶庫中,就包括維吾爾族十二木卡姆藝術、哈薩克族阿依特斯藝術、柯爾克孜族史詩《瑪納斯》、蒙古族史詩《江格爾》等各民族的文化瑰寶。增強中華文化認同是新疆各民族文化繁榮發展之魂,只有把中華文化作為情感依托、心靈歸宿和精神家園,才能促進新疆各民族文化的繁榮發展。
 
  新疆地區歷來是多種宗教并存的史實揭穿了宗教極端主義鼓吹伊斯蘭教是新疆各族人民唯一信仰的宗教這一謊言。公元前4世紀以前,新疆地區流行的是原始宗教。從公元前4世紀起,祆教沿著絲綢之路陸續傳入新疆地區。大約在公元前1世紀,佛教傳入新疆地區,形成以佛教為主、多種宗教并存格局,至公元4世紀至10世紀,佛教進入鼎盛時期。同時,道教、摩尼教和景教(基督教聶斯脫利派)相繼傳入新疆。9世紀末10世紀初,伊斯蘭教傳入新疆南部。接受伊斯蘭教的喀喇汗王朝于11世紀初攻滅于闐,將伊斯蘭教強制推行到這一地區,形成了南疆以伊斯蘭教為主、北疆以佛教為主,伊斯蘭教與佛教并立的格局。16世紀初,新疆地區形成了以伊斯蘭教為主、多種宗教并存的格局。18世紀開始,基督教、天主教、東正教相繼傳入新疆地區。以伊斯蘭教為主、多種宗教并存的格局一直延續至今。由此可見,以一種宗教或兩種宗教為主、多種宗教并存是新疆宗教格局的歷史特點,交融共存是新疆宗教關系的主流。這表明,伊斯蘭教既不是維吾爾族等民族天生信仰的宗教,也不是其唯一信仰的宗教。但宗教極端主義卻打著伊斯蘭教旗號,完全違背宗教教義,把極端思想與宗教捆綁在一起。
 
  事實表明,恐怖主義和極端主義宣揚不同宗教、文化、社會之間的不容忍,不僅違背歷史事實、毫無根據,還挑戰了人類的公理與尊嚴,對人權造成嚴重危害。《新疆的反恐、去極端化斗爭與人權保障》白皮書揭露了恐怖主義與極端主義的真實面目,肯定了新疆反恐怖主義與去極端化斗爭是保障人權的正義之舉。實踐證明,新疆堅持運用法治方式,一手打擊恐怖主義和極端主義,一手抓預防性反恐,滿足了新疆各族人民對安全的殷切期待,維護了新疆社會和諧穩定,具有充分的正當性和法理依據。
 
  (中國社會科學院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研究中心 執筆:張子諫、邢廣程)  
分享:

上一篇:徐貴相:沖破極端主義的精神牢籠
下一篇:李偉:反恐、去極端化是保障人權的必要措施

天津快乐10分近500期走势图 11.11足球直播预告 辽宁11选5安卓版下载 内蒙古快3 网易网球比分直播 体球网即 舟山星空棋牌游戏大厅哪里下载 雷速体育官网下载 2013亚洲杯足球直播 极速快乐十分 皇冠体育比分